首頁 >  投資 >  賠了1700多萬元!一個斷翅的天使投資人自述

賠了1700多萬元!一個斷翅的天使投資人自述

發布時間:2018-03-19 11:20:00      閱讀量:4646      來源:真會投
2014年,伴隨“雙創”大潮,國內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。參與者們大多寄望于天使投資帶來造富神話,然而三年混戰之后,人們發現,天使投資終究只是少數人的游戲。

“2014年到現在,我一共投了20多個項目,交了1700多萬學費,光汽車后市場就賠了1000多萬。”一位個人天使說。

2014年,伴隨“雙創”大風,國內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。競爭加劇,又恰逢O2O偽風口,大部分參與者損失慘重。

相比2006年到2010年,近幾年天使玩家至少增加了一百倍。前兩年很多誤以為天使投資很掙錢的草根天使進來,投了一堆項目后全賠了。投資的頭部效應很明顯,最好的創業者肯定會把市面上最好的投資人先轉一圈,你看到的無數天使玩家本身就是假象,大部分是要死掉的。近日,創業家&i黑馬與那位“交了1700多萬學費”的草根天使聊了聊,他的經歷可能會讓同行感覺似曾相識,給仍在準備進入者一些警示。



我為什么進入天使投資行業?

我原來是汽車后市場的代理商,當時湖南、湖北、云南都有公司,是當地省代。2014年突然發現代理商環節被互聯網瓦解了,互聯網可以非常輕松解決這件事。

傳統行業庫存也做得重,有人買是正向支出,沒人買就是負向支出,危險吧?互聯網沒有這個問題,它是先把虛擬概念放上去,那個杠桿多簡單。

當時我們有三類人。一類是被迫上網,即使今天沒有死,業務也很一般;另一類是積極改制派——在互聯網領域創業,當時汽車后市場創業是股風潮,滿大街都是免費洗車,很多是我們那幫哥們干出來的,結果成了一堆炮灰;我屬于第三類,做天使投資。

為什么2014年開始了人人皆天使大潮?一是中國人對投機這件事永遠是追逐的。什么是投機?是你本身不能創造什么東西,只能通過兩端需求的連接去找一個最大的機會。二是2014年股市不好,樓市低迷,一會兒說房價不能漲,一會兒限購令出來了,大家的錢沒有地方去。

我也在投資機構做LP,做LP跟養老也沒什么差別。我曾經找過基金要投它們2000萬,想讓他們帶我玩,對方一臉嫌棄。我給他們錢,又不讓我看見他們干什么事,傳統行業出身的人不太放心,另外與其給他們2000萬做LP,沒準兒會賠掉,還不如我自己賠掉,至少我能學很多東西。那天開始,我做投資人,我來投。

原來評價天使有三種人:傻子、家人、朋友,這三種人幫助別人時肯定不太注重回報。但中國這一撥天使投資人是有強烈投資回報意識的,大量的投資想賺錢,實際是投機上位。

我投的大多數人不是我的朋友和認識的人,只要是這個邏輯,做個人天使的目的就只有一個——要賺錢,要不然我成慈善家了呀。在沒有專業的辨析能力下,很容易掉進你和創業者共同營造的一種假象里:只要感知到對方的項目有100倍回報,1000倍回報,投機心就會啟動。

所有投資里操作難度最大的是天使,VC可以算數據,天使投資只能靠感覺。

2014年又是O2O泡沫期,泡沫有兩個問題,一是假性的東西呈現一個海量的狀態,這意味著投資中標率從之前的百分之幾降到了千分之幾;二是泡沫意味著本體被放大,等它變回去你會發現價值完全不匹配。一塊錢的東西,你當一百塊錢去投,當然收不回成本。

“越優秀的創業者,越不跟土天使玩”

2014年到現在,我一共投了20多個項目,交了1700多萬學費,光汽車后市場就賠了1000多萬。

當時又投汽車后市場的數據公司,又投汽車行業的O2O,還投這個行業的互聯網銷售,SaaS。但因為當時汽車后市場那場改制就完全不正確,所以怎么投都是錯的。

我們見過很多精英創業者,才華橫溢思路清晰,身邊有一大堆東西佐證這個人很優秀。這種人無論從投資機構拿錢,還是身邊的朋友拿錢都搞得定,所以他對求錢這件事一定是高姿態。

不機構化我們很難跟優秀創業者溝通,我們之前也遇到過和比較知名的機構競爭項目的情況,除非和創業者是熟人關系,否則基本上沒什么博弈機會。即便是熟人,創業者也會說,“某某機構要投我,我多給他一點,少給你一點”。

所以爛投資人都投誰?投爛項目。

投資行業常說投靠譜的人,靠譜的項目。原來會想靠譜的標準是什么,現在我在前面加了個“最”字,投最靠譜的人,最靠譜的項目。這個“最”字怎么來?一、兩百個項目平行對比,很容易看出差距,差的一刀切掉了,剩幾個才花精力對比該投誰,但不管投誰都要到擂臺上打一打。

過去我們看兩個項目,兩個都是爛的,還在想該投誰,結果兩個項目還沒上擂臺,一個病死了,一個掛了,很郁悶,說誰都沒動你,你怎么就死了。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太多了。

退出也不易

天使投資找到接盤方就能退出是個大坑。但你以為天使投資人的自由度這么高嗎?

一種情況是,想退退不出來。舉個例子,這個企業還不錯,屬于穩定狀態,高增長狀態暫時還看不出來,接盤方說,那行,我投你2000萬吧,但老股東要撤,對不起,我投這一輪誰都不能撤。所以有時候看著估值已經很高了,有什么用呢?所謂的接盤不是有下一輪,而是我能退出來,有人給我錢把我的股份買走了。

另一種情況是被接盤方逼退。我身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遇到過這個情況。接盤方跟創業者的說法是,你想要錢,老股退出,不退我不投你。談價格時他們也有底氣,你現在不拿錢肯定出問題,但我不投你可以投別人,投你的競爭對手。創業者只好找老股東退,要不你們給我4000萬,要不我就得接別人的錢。

也能理解,接盤方想買一些老股平衡自己的風控。幾倍退?兩三倍就不錯了。接盤方覺得你們做天使的干什么了?不就是創業者上路前給了點錢嗎,現在還給你,兩倍可以吧,還不知足啊?我給4000萬,又給資源,又給平臺,你們做早期的不要太貪心,掙了錢就撤。

我身邊有很多個人天使,我沒看見誰接盤接得很好,都是運氣。有人投一百萬碰到一個特別好的項目,花了一兩年時間退了五六百萬算是很不錯了。

換個角度看,一輪一輪接盤套現本來就不健康。投一個產業是希望找到一家有價值的公司服務于市場,而不是投一個能拋得出去的公司,最后你解套了,這個項目死了。

專業才能賺錢

投資也沒有止損的邏輯,就是硬性損失。

如果從2014年計數,到2016年,你會發現80%以上的個人天使被切掉了。但我堅定地認為自己進行業了。我進來就很喜歡它,它逼著我升級。原來做老板容易懶,一大幫朋友在一塊兒喝喝酒日子就過去了,投資行業不一樣,看不懂你會很尷尬,而且剛研究完這個行業,那個行業又來了。錢這個東西,一兩個風險就沒了,認知才是最值錢的。

去年我成立了基金,主賽道選的是人工智能。中國要進入穩態社會了,穩態社會意味著前期的聰明人把大多能干的事情干完了,未來不會有人今天發現一個商機,明天發現一個商機,反正這兩年我是不賭它(風口)。

大家都知道AI是未來,尷尬的是很多投資人看不懂,不知道怎么參與,也不知道人工智能哪一年能熬出來。可能兩年,也可能三年,那我還不如花兩三年時間帶著團隊all in下去,先把人工智能的基礎認知補全了,不然到了新行業又變成了投機者。

兩年之內我們暫時還不打算投資這類項目。同行有很多人不認可,哪有基金公司不投資,那你上來搞什么,還不如不成立公司。我覺得沒關系,我們不找投資方法論,就補足團隊能力,提高識別率。你們也別界定我們是一家基金公司還是AI公司,我們可以就是一個怪物,有什么關系?也許我們的小伙伴在AI認知上達到某種程度了,他可以去創業,我們內部孵化項目或者投資都可以,為什么一定要按照原來的既定套路投資公司就是投資公司?沒這個必要。

過去三年多我最大的教訓是,逐利心太強會讓你在這個行業做不下去,這兒只有專業能力強的人才能獲取財富,其他的人就別指望了,里面全是坑,賺不到錢。但要成為行業精英你要放棄很多東西,我今天能走到這兒得益于我把原來所有東西全部清零式掛停了,沒有任何牽涉我精力的東西再跳出來。


評論

  • 發布

暫無評論,歡迎您發表意見

TOPS

投融數據庫

融資方 輪次 融資金額
酷玩科技 天使輪 1千萬元
靠譜小程序 A輪 未透露
為你誦讀 A輪 5千萬元
安瑞信杰 6.21億元
智聯安科技 A輪 1500萬元
京東金融 戰略投資 130億元

    全國咨詢熱線
    400-992-0676
   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 基金配资业务 理财平台排名鸿坤金服 海纳策略配资 股票配资网173 如何炒黄金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短线股票推荐芜湖 投资工具主要是哪些 众昇策略 云跟投配资 保定期货配资 股票软件 长江润发医药股份公司 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 2019上证年线 查股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