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 投資 >  曦域資本黃曉黎首次解密投資密碼:V=(i+c)^m*f(t)

曦域資本黃曉黎首次解密投資密碼:V=(i+c)^m*f(t)

發布時間:2018-03-26 16:29:00      閱讀量:3848      來源:真會投
  在北海道冬天的雪國里,雪地在乍現的暖陽下微微發光,黃曉黎和她的團隊,奔跑跳躍……以此來結束這讓人興奮的,積蓄力量給予未來的一年。

  這是創立曦域資本的第三年,兩期基金投資了15家公司,其中已有多家企業成功獲取下一輪融資以及資本市場的高度關注。

  你可以發現,曦域資本的風格跟黃曉黎本人一樣,精簡、專注、高效。



  “無形的牽引”

  “我發現做投資真的像一個人的成長一樣,你是什么樣的人,當你一旦有選擇的能力或者機會的時候,你都會選擇那條跟你的性格,后天的培養最相符的路徑。”

  從金杜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到景林投資執行合伙人,她又創立自己的曦域資本。黃曉黎一直在朝著一個方向進行:打破自己的邊界,做一番自己的事情。

  黃曉黎之前在景林,景林創始合伙人蔣錦志是二級市場的大佬,黃曉黎初期股權投資主要是學習了二級市場的投資邏輯框架。

  剛開始,黃曉黎做PE投資多一點,慢慢的,她發現自己的關注階段在往前移。有一段時間她特別狂熱投早期,核心原因之一是黃曉黎本科是學計算機的,著迷新技術,“因為覺得技術這個東西確實能帶來未來的巨大的變革吧,我就特別愿意投互聯網、新技術驅動的項目。”甚至黃曉黎不顧大家的反對,在景林內部做了一個VC基金。

  “從PE做到特別早期,我發現特別早期和特別后期都不是我喜歡的,投后期實際上更多的是看估值體系,投特別早期,實際上更多的是靠人脈混圈子找風口。”

  最終,黃曉黎找到了一個中間點,“挖掘A輪和B輪,我發現這個可以系統性落實一些方法論。”黃曉黎說。

  V=(i+c)m*f(t)

  2015年,在創立曦域資本之后,黃曉黎以此建立了自己的投資框架。

  到底怎么從A輪、B輪挖到高成長的項目,黃曉黎總結了一個公式:V=(i+c)m*f(t)。



  i和c分別是細分行業的增長斜率和具體公司的成長斜率,M是商業模式的指數級增長機會,t是時間因子。

  i是指產業,industry。首先,辨別細分行業是否處于最陡峭的增長階段。第二步,辨別細分行業是否具有巨大的成長空間,并且成長的基礎是具備實際增長能力,而非由估值泡沫推動的虛假繁榮。

  C是指公司,company。首先,在橫向比較上,細分領域一般只選擇一家標的。選擇具有“技術+業務+管理”復合基因的稀缺團隊。

  M是指商業模式,(business) model。那么什么樣的模式是具有指數級的增長機會的呢?技術是核心生產力,數據是核心生產資料,所以要有核心技術,并且有大量數據,同時可以多方連接形成閉環的。

  綜合以上幾個因子各自不同的增長形態和趨勢,尋找能夠獲取復合增長效應的投資標的及投資時機。

  “曦域資本的投資框架主題就是賺高成長的錢。”黃曉黎用一句話總結說。

  有人問黃曉黎投資收益率,她回答說收益率無法準確預期太多可變因素,“但是每個項目它沒有十倍的空間我不會投它,因為它的增速我知道,就說它的增速一定是有這種機會的,所以我投的公司其實都是你很難看到天花板的公司。這也是每個投資人個人的偏好吧。”

  框定“大科技金融”,但是首先排除P2P

  作為國內“第一支專注于科技金融領域股權投資的基金。”曦域資本的核心投資領域是大科技金融。這個范圍是2015年曦域資本成立之初框定的。

  “金融是所有產業的最上游,金融需求是人類進入工業經濟以后的第一大需求,行業空間極大,各細分行業規模大多超過萬億且其間存在極大的整合空間。”黃曉黎判斷,目前正處于金融行業全面互聯網化,全面數據化的“2.0”發展階段,即將迎來全面數據化、智能化經營的3.0階段。

  傳統金融,在信息成本和技術成本的制約下,無法彌合供給端和需求端的矛盾。互聯網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普及,將催化現金流、業務流、信息流和市場主體結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  “我先把我投資的范圍先框到大的科技金融,我們做新基金,其實也是創業,把一件事干好就很不容易了,所以先定在大科技金融。大科技金融領域里,到底投資什么呢?證券?保險?借貸?甚至再細分下來比如ABS、供應鏈,這些很細的領域,比如說證券里面的PB業務,哪個細分行業是真實的快速增長的陡率,哪些繁榮實際上是泡沫?所以我要在這個細分里每個去辨別。”黃曉黎說。

  按此方法,黃曉黎首先排除了P2P領域。

  曦域資本剛創立的時候,P2P行業增速特別快,它是不是泡沫?要不要投資?我們分析認為它忘記了一個本質,中國的平臺類型一定是有擔保的,在短時間內我們無法解決剛性兌付的問題,導致P2P平臺的商業本質是賺的信息對接的錢,但實際上又承擔著一個剛性兌付的巨大風險,這是不匹配的。

  “另外還有一個現象,前面的流量成本越來越高,后面的資金成本也高,所以這個模式本身來講是一個低效的。”黃曉黎補充道。

  這就意味著,一旦一筆大單出現了問題,之前辛辛苦苦靠信息對接賺來的錢全沒了。

  看好兩類商業模式

  那么在科技金融領域,哪些是黃曉黎認為可以投資的呢?

  具體到商業模式,黃曉黎設定了兩大類:

  1、“技術賺到業務的錢”。

  一般為平臺型公司,通過技術、數據、業務等形成連接性的平臺,主要模式是實現業務各端機構的連接。比如,資產云平臺、賦能隱性交易平臺。在這個思路下,曦域資本投資了群星金融、米么金服、融數科技等公司。

  或者是基于自身技術能力的優勢,在新市場或創新業務的環節中成功卡位,享受業務成長的收益。比如寬睿科技、斑馬位智。

  企業有獨特數據源,“一切業務數據化,一切數據業務化。”黃曉黎非常認同這一點。“動態的,不斷完善的,在一個場景中有足夠的覆蓋面,這樣的數據一定是很有價值的。”在獲取一定的獨特數據源后,自建場景、對接服務,實現金融的反向定制,使自身成為新的渠道和服務商。比如,牛股王、樂惠、巧房科技等。

  2、“稀缺技術性服務”。

  要么是基礎技術類應用,通用性強,技術門檻高,投入時間長。這種一般在不同的細分領域都有,類型比較多,比較適合早期投資,比如曦域投資的遠距離虹膜識別虹星科技。

  要么擁有細分行業的應用解決方案,有較高的技術及行業進入門檻,在一定的時間窗口內具有人才和技術的稀缺性。尤其現在這個集群技術爆發性應用階段,大量的市場供需不平衡導致投資稀缺性技術,可以比投資一般技術服務公司,享受到想當長的稀缺性帶來的商業利益和資本溢價,比如曦域投資的悠樺林和一個馬上CLOSE的PasS層級的基于分布式數據架構之上的AI平臺。

  “商業模式確實是有優劣之分的。”黃曉黎說。這種“在技術賺到業務的錢”方面體現得尤為明顯。

  “把平臺建好了,分散的資源在平臺上集中,就可以把它們輸出給各種各樣的金融機構、各種各樣的參與方,讓大家共享這個成果。這個平臺的作用是提升效率、降低成本,形成差價,相當于通過技術來把這個錢賺了。”黃曉黎發現,這樣的平臺市場空間大,能夠完成的跨界也多,所以盈利的方式也很豐富。

  偏愛具有復合基因的創始人:“懂技術+精業務+會管理”

  黃曉黎是真的偏愛技術型創始人,去年投資的7個項目創始人都是技術出身。“這是我投完之后發現的。回過頭來看,可能是因為我喜歡的模式都是這樣的,用這種模式去做事的人,他們的思維基本上都是技術出身的,我認為可能是因為這么一個原因吧。”黃曉黎說。

  “懂技術+精業務+會管理”具有這樣的復合基因,是曦域資本最喜歡的創始團隊類型。

  這類創業者往往對于技術趨勢和戰略有敏銳而準確的判斷力。同時又能夠帶領團隊拼殺。

  本質上,這也是深藏在黃曉黎體內的基因,胸中永遠有著清晰的框架,明確的認知,堅定的目標以及果斷干脆的執行力。

  投資方法論的系統化

  黃曉黎透露,曦域自身也實踐著技術對投資行業的改變,曦域員工的幾乎所有業務行為都通過自我研發的APP“域見”數據化下來,并依此進行量化考核。隨著域見系統逐步完善,也將前面的投資方法論逐步落實到系統里,大大提高了效率,并將所有業務沉淀在基金的平臺上。對于投資項目而言,也更利于橫向比對和跟蹤,通過一些投資模型的不斷建立,也讓投資決策更加科學。另外一方面,曦域改變了私募不透明的狀態,通過系統和投資人完全透明的溝通,并建立了獨特的LP跟投制度。

  2018年金融強監管將繼續,資產穿透、劃定業務邊界等等,某些業務創新會受到更嚴厲的監管考驗,曦域確定的十幾個細分領域都是充分考慮了監管因素,比如在保險數據、農村金融、小微金融、財富管理、醫療保險、監管科技等方面進行深挖。

  另一方面,將利用對金融業務的熟悉,從技術應用層面系統性挖掘基于大數據、AI、區塊鏈、網絡安全等稀缺性技術公司。

評論

  • 發布

暫無評論,歡迎您發表意見

TOPS

投融數據庫

融資方 輪次 融資金額
酷玩科技 天使輪 1千萬元
靠譜小程序 A輪 未透露
為你誦讀 A輪 5千萬元
安瑞信杰 6.21億元
智聯安科技 A輪 1500萬元
京東金融 戰略投資 130億元

連線投資人
MORE+

    全國咨詢熱線
    400-992-0676
   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 她理财攒钱助手跑路 股票融资费用ˉ杨方配资 牛操盘 诚飞财富配资 股票配资推荐 爱上配资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股票分析师评价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牛壹佰配资 临汾期货配资 科创股票涨跌幅限制 升华拜克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